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英魂回家——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的盐城样本
您现在的位置: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> 时事新闻 > 新闻分类 > 双拥共建 > 双拥动态
时事新闻

英魂回家——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的盐城样本

更新时间:1970-01-01 08:00:00 作者:

江苏东台市三仓镇烈士陵园,是一座景色优美的公园式陵园。这是“慰烈工程”中迁入该陵园的零散烈士墓。 季 明摄
 

  “政府建好烈士陵园,散葬的老战友们终于聚拢了。将来,我和他们见面聊天也方便了!”

    江苏盐城,五条岭烈士陵园,细雨飘飞。

    一座新建的巨大碑墙穆然耸立。碑墙后面,五道长40米、高1米的坟茔,东西向平行排列。在那青葱绿草、黑色基座之下,安息着2000多位烈士。

    “4天4夜啊,多少和我同龄的兄弟血染盐南!”八一建军节前夕,1947年盐南阻击战的参与者,原华东野战军十二纵队老战士、盐城市公安局离休干部徐宝顺,特意来这里看望牺牲的老战友。

    “65年了,我几乎天天和老战友们在梦里相会。”徐宝顺回忆说:“当时的战斗,发生在离五条岭3公里远的便仓。事后,当我和几个活下来的战友重返战场时,当地的群众和民兵已经把牺牲战友的遗体清理完毕,泥地里一片一片都是血色啊!”

    由于战事紧张、条件有限,大部分烈士只能就地掩埋,散葬于山间乡野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烈士墓渐渐踪迹难寻。很多时候,年事渐高、腿脚不便的徐宝顺无法一一找到战友们的墓冢,只能面对青山,含泪遥祭:“老战友,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如今,徐宝顺老人的心愿终于得了。

    站在修葺一新的五条岭烈士陵园里,摸着那一块块清凉的基石,看着那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,徐宝顺老人淌着泪说:“政府建好烈士陵园,散葬的老战友们终于聚拢了。将来,我和他们见面聊天也方便了!”

    “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,是一项良心工程、民心工程。”

    让徐宝顺这样的老革命心愿得以告慰的,是江苏省2009年在全国率先开启的“慰烈工程”。

    当时,适逢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。江苏省对全省所有散葬烈士墓进行全方位普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全省共有38524座散葬烈士墓,其中亟待维护的有32360座。

    这一现状,引起了江苏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。省委负责同志表示:“改革开放以来,江苏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人民富裕程度不断提高,特别是在率先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,我们更不能忘记曾经血洒江苏的革命先烈,要切实推进零散烈士纪念设施集中管理保护工作,告慰革命先烈、安慰烈士亲属、教育广大群众、弘扬烈士精神。”

    姜晓琴是盐城射阳县合德镇的一名基层民政工作人员。3年多来,她亲身参与了当地“慰烈工程”的全过程,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普查情况。

    “接到普查通知后,我们一个村一个村地走,找村干部问、和老人聊,镇里的51个村我们都走遍了,每座烈士墓都拍好了照片,记下了台账。”姜晓琴回忆说:“普查结果令人觉得有些心痛,全市4066座散葬烈士墓、100余处零散烈士纪念设施,普遍规模较小、年久失修。有的无名烈士墓多年无人看管,杂草丛生。”

    今年3月20日,合德镇张林村村干部给姜晓琴打来电话,告诉她村里发现了一座无名烈士墓。放下电话,姜晓琴立即赶到了张林村。原来,在征地拆迁过程中,村里其他的墓都相继被村民认领,唯独这座墓无人问津。随后,一位热心的群众在墓旁找到已近腐朽的墓碑,上面写着“无名烈士墓”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要不尽快抢救保护,再过不久,有些烈士墓可能就再也找不着,甚至‘消失’了。”姜晓琴深有感触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项‘良心工程、民心工程’。”长期工作在一线,主抓当地“慰烈工程”的盐城市民政局优抚处处长吴双介绍,2009年7月,江苏省在盐城阜宁县召开全省“慰烈工程”现场推进会。阜宁在全国首个实施“慰烈工程”,将散葬的836位烈士集中安葬在阜宁、芦蒲、益林等3座烈士陵园,把烈士接“回家”。

    国家力量的加入,让这一工程不断提速。从2010年起,国家民政部、财政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助推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程。

    高香缭绕、纸钱翩飞、爆竹阵阵……7月21日上午,盐城市经济开发区正风村和得喜村的两座散葬烈士墓,正式迁入五条岭烈士陵园。

    在仪式现场,正风村50多岁的看墓人徐兆柏,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    多年来,徐兆柏守护的正风村三十三烈士墓,因建设时间久远,又无专职人员管理,被风雨侵蚀得厉害。由于个人能力有限,义务守墓的老徐,所做的也只能是为墓地除除草、添些泥,心里着急得很。

    迁墓这一天,看着用红布包裹的烈士遗骸被庄重地放入新建的墓穴,徐兆柏动情地说:“今天,政府风风光光地把你们送进陵园了。我陪了你们20多年,如今终于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临动土,民政人员总会深情呼唤:“烈士同志,政府来接您了,让您和战友们在环境更好的陵园里安息!”

    民政人员总想快些把烈士接“回家”,但“回家”的路并不平坦。

    新曙村烈士卢崇余,在1948年响水战斗中牺牲,后葬于河边。60多年过去了,卢崇余烈士的墓冢,已经掩盖在一片草木丛中。

    为摸清墓冢的情况,姜晓琴和同事带着镰刀就去了。由于天气炎热,她只穿着齐膝的中裤,草丛里遍生的拉拉藤,将她的腿割得满是红印。在清理墓冢周边的杂草树丛时,姜晓琴的眼里一直噙着泪水:“只要能把烈士接‘回家’,别的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吗?”

    由于年代久远,资料缺乏,零散烈士墓的寻找,有时很不顺利。

    海河镇民政干事周建飞讲述了他的一次寻墓经历。有位烈士牺牲时,由于年龄小没有留下后人。按照村里干部指出的“规划点”(村里的墓地),周建飞和同事带着锄头镰刀和照相机就出发了。那天,他们在山上找寻了一整天,无功而返。当天晚上,周建飞打听到一个重要线索:临村有一位当年曾与这位烈士一起战斗过的老人。于是,他们连夜赶往临村。在老人的帮助下,第二天中午,他们终于在墓群的一角找到了烈士的安葬地。

    “对这一工程,我们要求工作人员慎之又慎、细之又细。”射阳县四明镇民政干事陈志宏告诉笔者,对于零散烈士墓的集中迁葬,盐城市政府不仅承担全部费用,还明文提出“三尊重”原则:尊重历史,原是单个墓迁移后还是单个建墓,原是合葬墓迁移后仍然合葬;尊重当地风俗;尊重烈属意见,对不愿迁移的,要做好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待这些散葬烈士,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。”陈志宏介绍,每次迁墓前,都会对每位烈士的姓名、出生日期、参军时间、参加的战斗、牺牲的时间和地点等情况逐一核对,并对有关缺项进行补充和完善,登记造册,建立完善信息、图片档案,确保做到不漏、不重、不错。动土前,会请人选好时间,请“大杠手”(扶灵人员)为烈士送灵。临动土,民政工作人员总会深情呼唤:“烈士同志,政府来接您了,让您和战友们在环境更好的陵园里安息!”

    “迁葬的整个过程,都是按当地习俗进行。这一带群众只在清明前及大寒节气前后迁坟,我们就及早安排,满足群众在期限内迁坟的习俗。烈士亲属和群众对我们的做法也很满意。”陈志宏说。

    东台市三仓镇烈士陵园的西北角,有一座六十五烈士墓。里面长眠着1946年华东野战军九十三团在拼茶角斜战斗中牺牲的战士。

    民政工作人员在迁移这座群墓时发现,墓包里的烈士遗骸保持着一定的“队形”:中间分5排,每排12位;前方居中位置3位;西北、东南两个角各1位。迁葬时,他们给每位烈士的遗骸编上号,按照这一顺序和位置,庄重地安葬在陵园之中,“还是让烈士按原来的位置安息吧!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遗骸被庄重地迁入烈士陵园,老人汪维汉淌着泪说:“儿子是英雄,国家没忘记他!”

    盐城,曾是新四军军部所在地,素有苏北“延安”之誉。据统计,仅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,发生在盐阜大地的大小战斗就有1400多次,牺牲的英烈达11600多名。

    阜宁县烈士陵园,坐落在城中心,这里长眠着574名烈士。7月16日清晨,笔者随沟墩镇林河村村民吴立成来到他叔叔吴仕忠的墓前祭扫。

    黑色的大理石墓上,镌刻着简单的几行字:革命烈士吴仕忠同志,江苏省阜宁县人,1928年出生,1943年参军,1944年在凤凰河村战斗中牺牲。迁于沟墩镇林河村。

    在英烈墓前,吴立成给笔者描述了68年前的那一幕——

    那是一个收花生的季节,民兵队长吴仕忠正和母亲在花生地里劳作。傍晚时分,民兵副队长徐成忠跑来告诉他,鬼子从凤凰河边过来了。听到消息,吴仕忠赶忙跑回家,拿起枪夺门就走。母亲的担忧,没能让儿子停下脚步。吴仕忠出门不久,枪声就急促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仕忠这一出门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他击毙了一个鬼子,自己也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。黎明时分,枪声停了下来,村民用芦席裹着吴仕忠的遗体葬在了凤凰河边。是年,他刚满17岁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60多年过去了。烈士就躺在河边的草丛下,没有墓碑。

    “慰烈工程”启动后,烈士吴仕忠的遗骸迁葬至县烈士陵园。那天,吴立成把家族老少全部召集来了,买了大堆的鞭炮。

    与吴仕忠烈士一样,时隔几十年以后与战友在陵园聚首的,还有大丰市白驹镇肖坳村烈士冯保国。冯保国的遗孀吴秀英今年已经86岁。丈夫1947年在战场上牺牲时,吴秀英才刚怀上孩子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走了65年了,他没赶上好日子,政府却没有忘记他,还把他送进了陵园,这是我们一家的光荣啊!”迁墓那天,吴秀英带着女儿,以及女儿的儿孙辈专程赶来。她在丈夫墓前抹着泪说:“你的墓很体面,我的生活也很好,现在每月都能收到政府发的914元优抚金,国家没有亏待烈士啊!”

    “把捐躯卫国的亲人送入烈士陵园,很光荣!政府的这项民心工程、良心工程,我们打心底支持和满意。”采访烈属时,笔者多次听到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响水县经济开发区葛庄村85岁老人汪维汉,他的儿子在一次边境保卫战中牺牲。当政府将烈士遗骸从村里迁入县烈士陵园时,汪维汉老两口专门买来几挂鞭炮祭奠。他淌泪说:“儿子是英雄,国家没忘记他!”

    68岁的烈士陵园看护人周万平动情地说:“陵园里的这些‘老朋友’的‘家’,越来越亮堂喽!”

    东台市三仓镇烈士陵园,有3块牌子: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江苏省德育教育基地、江苏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。每年前来瞻仰参观的学生、部队官兵、党政机关干部和群众人数超过30万。

    作为三仓镇烈士陵园的管理人员,顾平见证了“慰烈工程”给这里带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为方便人们前来凭吊,今年6月,政府在纪念塔前改扩建了这个3000平方米的广场。”走在新铺就的水泥地砖上,顾平深情地说:“英烈的长眠地,还在不断地改善。”

    “慰烈工程”就像一阵春风,让许多陵园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滨海县八滩镇烈士陵园。今年68岁的周万平,已看护这座烈士陵园23年。期间,她先后帮助12位在王桥战斗中牺牲的烈士找到了家人,也见证了陵园的建设一天比一天好。

    “以前,这里全是泥巴路,长满了灌木杂草。如今,花圃建起来了,坑坑洼洼的墓地焕然一新,整洁大方。”周万平动情地说,“陵园里的这些‘老朋友’的‘家’,越来越亮堂喽!”

    响水县烈士陵园,是一座在建的烈士长眠地。空旷的陵园里,高达28米的烈士纪念碑拔地而起,134座烈士墓整齐地排列在纪念碑的一侧。

    县民政局副局长汪立冬介绍说,现在的烈士陵园刚完成一期工程建设,二期工程年底就要展开,县里还将编印烈士资料。

    据介绍,目前,盐城全市有4066座散葬烈士墓,已完成集中安葬3599座;10个县(市)级、86个乡镇级烈士陵园正在改造和维护中。

    汪立冬说,随着“慰烈工程”的深入推进,其褒扬先烈、教育后人的功能将会得到更好的发挥。

    (标题书法:连俊义)